【家篇】童年那些难忘的“狗血”记忆

2017-06-19 人评论 次浏览 花都人

要了解花都

请关注花都人

每逢六一,常常被人问:你童年最难忘的事是什么?我只能陷入沉思,在我们那个还没有升学压力,没有背不动的书包的童年,回想当年,谁又没有一个狗血般的快乐的时光,我只想回答对方没有最难忘,只有更难忘。

任何时代,其实生活在农村地区的孩子总比城市里的孩子简单、自由、快乐得多,取自天然的物质和环境,可以任由童年肆意疯狂,小河沟里、山林间、乡村田野都是孩童撒野寻欢的乐土,而这种环境如果遇上部队的孩子,那就更令童年的天性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
我从小跟随父亲的部队驻扎在粤北一个偏僻的乡村,童年基本就在那无限广阔而又丰饶的田野中长大,四野八荒全是我们活跃的“战场”,书上那些“丢手绢、躲猫猫”的幼稚游戏都是小儿科,我们的童年可以用剽悍野性来形容,占山头,玩野战,翻山越岭,爬树吃野果吃到打嗝都是家常便饭。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寻吃,永远是孩子们最热心的事。我们生活在客家山区,部队相邻有两个大的客家村庄,我们出行基本都要穿行在他们屋屋相连的村落里。客家人勤劳肯干,他们会把村庄四周所有能种植的土地都种上各种东西,物产丰富的山区,收获的季节也是我们孩子们最活跃的时光,因此各村庄的村民也会随即进入防鼠、防灾、防部队孩子的“三防”状态。也许我们部队的孩子骨子里深得父辈们的军人气质遗传,各种“战术”磨练得炉火纯青,让村民们防不胜防。可以说一听到“部队的孩子”这几个字就头顶冒烟。村里除种植的甘蔗、桔柚、枇杷、桃李等难以幸免之外,饲养的鸡鸭小狗之类的也常被我们捉回家养来玩。我们常常被村民带着村狗追得四处逃散,记得有一个小伙伴常年患哮喘,体育课从来没及格过,可是有一次跟我们一起去偷老乡的杨桃被发现了,村狗穷追不放,那个平时弱不禁风的小伙伴被狗追到稻田里,遇上一道比人还高的田埂,只见他毫不犹豫地一跃而上,飞奔而逃,现在脑补当时的画面,可以想象一个人被逼急的时候跳墙的潜力简直有无限的可能,跟平时的体育成绩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父亲是军人,自然对我们的管教带着浓郁的部队色彩,只要他在家,我每天都不能睡懒觉,不敢犯事,否则“军法处置”,一个女孩子被罚站、做俯卧撑、干体力活一点面子都不给。所以,童年对父亲的印象十分敬畏,但当他身着军装在田野走动的时候,挺拔的身姿威武又帅气,我又很自豪地跟随在他身边,平时村民对我们严防死守,但跟着父亲经过村庄,村民总是投来羡慕的眼神和亲切的笑容,我狐假虎威地得意随行,不知道是不是军装特别有威慑力,连平时见我们就低吼狂吠的村狗也俯首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了。

时过境迁,一晃,我们都成了老儿童,在日益城市化的世界里,我们曾经那份孩童特有的野性和单纯,被电子书、网络消磨得只能在朋友圈里调笑一下了,被问及一生难忘的事,回忆总留在那最纯净的童心岁月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文/ 谭晓瑜  图/ 来源网络)

编辑:小狼


相关资讯

热点资讯

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

验证码: 看不清楚?